漆黑的夜晚里,寂静的山林,凉风吹拂下的林-梦想世界2官方论坛-多益网络
  • 梦回浅夏、

    头像
    一品司马 3

    在玩游戏

    浏览 79628     回复 2

    楼主 发表于 7天前| 只看楼主| 倒序浏览 举报

    漆黑的夜晚里,寂静的山林,凉风吹拂下的林海,此起彼伏,宛如海上浪潮。

    万般俱静、风平浪静之下的树林内,有一灯火闪烁,远远传来了稀稀疏疏的声音。瞧瞧靠近一看,只见一群人在长鼓扁锣的轻轻敲打下,正围着火堆跳着舞蹈。这些人穿着破旧的黑色大衣,衣衫褴褛,脸上吐着各种颜料,嘴里碎碎念着咒语,似乎在举行着什么仪式。火堆的两旁护卫持刀站立,火堆正前方,高高的竹台上,一位带着鬼面具的男子正襟危坐,双目炯炯地看着台下的人。

    此时两个黑衣蒙面守卫,带着长长的弯刀,扣押着一女子来到了台前。身旁一守卫上前作揖道:“灵主,发现可疑女子。”男子向女子投去了一眼冷冷的余光,只见女子看着男子一动不动,脸上既是害怕,又是无奈。男子轻轻挥着手,淡淡道:“老方式,处理掉她。”守卫听完,示意手下押着女子退了下去,只见女子时不时转过脸来看看男子,心急如焚的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早春带着凉意柔风,夹杂着牛毛般的细雨而至,经历过严冬的吹袭,此时的梦想大陆焕发着生机盎然,万物回春,欣欣向荣。

    云梦泽山林深处内,一条不知名的小溪缓缓流淌,溪水旁的小草屋内,朴实地摆放着几件家具和打猎用的器具。在大厅内,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在了吊床之上,四脚朝天,打着呼噜,正美美地睡着,这人就是龙战。自从上次带着杪冬离开了飞雪堡之后,几番周折,他们决定藏进深山内,逍遥快乐地生活在无拘无束的“世外桃源”内,从此与世隔绝。但是,他们不知道,接下去发生的事情,令他们不得不再次卷入江湖恩怨之中。

    正做着美梦的龙战,忽然被一声啼哭吵醒,龙龙顿时睁开了双眼,一下子意识到了这啼哭声是杪冬,急忙跳下了吊床,来到了卧室里,正看见杪冬坐在床上,抱着被子,蜷缩着双脚,轻声啼哭着。

    看着杪冬忧愁哀怨,龙战瞬间心态了起来,连忙上前抱着杪冬:“怎么啦?冬儿,做恶梦了?”杪冬依偎在龙战怀里,泪眼汪汪,点了点头,柔声细语道:“我梦见了我爹娘。龙战,清明节快到了,我们一起去祭拜我们爹娘,好不?”杪冬看着龙战,渴望龙战的回答。

    龙战为杪冬理了理乱发,轻轻地为杪冬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深情地看着杪冬的眼睛,微笑道:“好啊,我陪你去祭拜伯父伯母。”杪冬父母的陵墓被安葬在龙源山,那是一个皇家陵园,唯有高官权势,丰功伟绩的人,才有资格安葬在龙源山上的皇家陵园。但是龙战因为上次为了救自己,手刃欧阳仇,现在整个梦想大陆正在通缉他,不能轻易在外面抛头露脸。但是,为了能陪着去祭拜自己的家人,他选择义无反顾地答应了杪冬,和她一起前往,这使得杪冬心里十分的感动,十分的温馨。

    杪冬微笑着,靠在了龙战的怀里,抱着龙战:“辛苦你了,龙战。我这么任性,这么的无理取闹,你会嫌弃我吗?”。龙战抚摸着杪冬的长发,微笑着:“傻瓜,冬儿,我说过,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仇敌天下又如何?”听完这话,杪冬幸福满满地微笑着。

    半月后。。。。。。

    繁华的中州城内,车水马龙的商业市井,来来往往的行人,熙熙攘攘的叫卖声,交谈声混杂在一起,令人应接不暇。

    狭长幽深的古董商场街里,一位中年男子正对着行人在叫喊着:“快来瞧一瞧哟,天外宝物碧玉麒麟。货真价实,假一赔十哟。”过往的古董收藏爱好者纷纷涌上前来,只见一年近六旬的老者,捋捋长须,细细观赏着古董商贩柜子里的碧玉麒麟,老者眼光闪烁,询问道:“可否介绍下此宝物的来龙去脉。”古董商人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地说起了此块麒麟的来源,颇有几分神秘诡异的色彩:“这是小人前些日子路过龙源山郊外之时,那时夜黑风高,寒风瑟瑟,我正从伏波港买卖回来,在云梦泽稍作休息之时,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乘风而来,仙风道骨,说是与我有缘,赠我宝物。嘿嘿嘿,小的不识瑰宝古玩,放在我这儿,岂不糟蹋了这件宝物,再三思量,只得到此售于伯乐者。”众人一听是仙境宝物,纷纷来了兴致,更有对古玩商贩说法持有怀疑态度,观望者。鉴于碧玉麒麟,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工艺精湛,取自天然玉材,众人纷纷报价,百两竞价者不下少数,更有甚者高价千两抢购。只见时才的老者示意身旁的仆人拿出了银票,老者徐徐说道:“这是一万两银票,老夫收下了你的碧玉麒麟。”古玩商贩两眼发亮:“老人家真是独具慧眼啊。小人这就把它包好给您送来。”说完就转身,当着众人的脸,小心翼翼地包裹着宝物。众人对老者挥金如土,出手大方,表示敬意和羡慕的眼神。老者轻轻地拿过打包好的碧玉麒麟,揣在了怀里,慢悠悠地离开了。

    烈阳之下的中州皇宫,庄严而肃穆。

    刚刚上完早朝的夏翎来到了御书房内,批阅奏折。而此时陈公公上前轻声向夏翎说道:“城主,前工部尚书陆博书求见。”夏翎准陈公公话。只见前工部尚书陆博书小屈进了御书房,恭敬地跪了下来:“老臣陆博书,参见城主,城主万岁。”

    夏翎微笑着:“陆爱卿免礼。”陆博书领命起身,这正是时才在古玩店买走碧玉麒麟的老者,陆博书上前拿出了碧玉麒麟,双手奉上:“城主,老臣在市井古玩街道,偶遇一商贩吆喝出售一古玩,老臣留意下,此古玩正是龙源山夏氏先祖陵园的陪葬品碧玉麒麟。”

    夏翎听完,一下子严肃了起来,急忙令陈公公拿来了陆博书手上的碧玉麒麟,夏翎仔细端详,脸色凝重:“没错,这正是先王下葬时的陪葬品。”陈公公也一脸震惊:“难不成龙源山庄出盗墓贼了?龙源陵园向来是轩氏守墓一族严厉看守的,难不成轩振天监守自盗?”夏翎听完陈公公的话,勃然大怒,重重地将碧玉麒麟叩打在桌子上:“最近皇家陵园陪葬品屡次出现在市井商贩之手,他轩振天居然无动于衷,连份上报的奏折都没有,真是胆大包天了。”

    陆博书上前说道:“皇家陪葬品屡屡进入商贩之手,有损我大夏龙威。再者清明时节将近,龙源祭天大典也在筹备之中,倘若龙源陵墓真有盗贼出没,老臣为此行周全担忧,还请城主命巡捕房等彻查此案,还先祖陵园安宁及祭天大典顺利举行。”夏翎听完陆博书的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翌日,烈阳高照,古风骑着马,拿着夏翎的圣旨飞奔向巡捕房。

    眼见着巡捕房正在眼前,古风纵身一跃,便飞到了巡捕房前,正要进去之时,守卫捕快上前制止:“来者何人?竟然擅闯巡捕房。”古风拿起那一卷金黄色的圣旨:“夏城主圣旨,请巡捕房统领接旨。”其中一捕快看了看古风手上的卷轴上面两个大大的圣旨,连忙进去通知暮晴。

    不一会儿,暮晴走了出来,发现是古风,有点疑惑地看着他。古风也看了看暮晴,有点纳闷:“怎么?不接旨?”暮晴迟疑了一会,遂和几个捕快单膝下跪。

    古风拉开了卷轴,义正言辞地宣读了起来:“鉴于近日盗贼猖獗,皇家陵园随葬器具屡屡落于商贩之手。为正夏权龙威,严惩盗贼,遂令巡捕房统领暮晴,锦衣卫古风全力协助暮晴,即日启程龙源山皇家陵园,彻查盗墓一案。钦此。”暮晴惊讶地看了看古风,皱着眉:“卑职暮晴接旨,城主万岁。”暮晴起身接过古风的圣旨,轻轻地卷了起来。古风微笑道:“暮统领看到我似乎不太高兴。”暮晴整理好卷轴,冷冷看了古风一眼:“午时出发,地点巡捕房前。”说完,暮晴转身走进了巡捕房,古风一脸蒙蒙的,很是无趣地说道:“喂,我一路骑马赶来,很累的,要不请我喝杯茶?喂。”只见暮晴头也不回,径直走了进去。古风在大门外,一脸无奈,抓了抓头,皱着眉:“真不晓得我哪里得罪她了。哎。跟她一起查案,这不是要折腾死我,真搞不懂夏城主是怎么想的。”说完古风拉着马儿,向旁边的茶坊走去了。

    蔚蓝的午后天空,一下子被滚滚乌云遮住了,暖热交汇的风吹在人身上,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油然而生。龙源山位于云梦泽的西北边二十里外的深山树林内,古风和暮晴各骑着马,一路狂奔。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来到了树林小径。暮晴骑着马在前面走着,古风骑着马在背后跟着。一路上两人没有说过一句话。古风觉得十分尴尬,他主动打破了这局面:“我说,暮统领,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你瞧我们的马儿都累了。”暮晴在面前没有回答,古风一下子吃了闷棍。

    两人在寂静的山林内行走。“不要暮统领暮统领的叫,心烦。叫我暮晴。”暮晴突然开口了。古风忽然间欣喜若狂:“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回答我的,哈哈哈。”古风故作欢喜道。暮晴没有理会古风,继续走着。古风在身后一个人自说自笑着,感觉很无趣:“暮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希望你能回答我。”暮晴淡淡道:“说。”古风认真道:“我不晓得我哪里得罪你了,为啥我这么不受你待见,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暮晴没有回答古风的问题,抓着马绳,安安静静地走着。古风叹了口气,心想他们之间的关系瞬间又回到了起点,有点闷闷不乐。

    “嘻嘻哈哈,小蝴蝶儿,小虫虫呀,嘻嘻,哪里跑,哈哈哈。”一个悦耳的声音在两人前方不远处传来,只见一位身穿黑色花彩裙的女子正在古风和暮晴面前不远处,嘻哈着蹦蹦跳跳,赶着蝴蝶追跑着。

    古风看见这女子披头散发,衣冠欠整,破旧不堪,左手拿着一把暗黑色的雨伞,走路踉踉跄跄,跌跌撞撞,身上沾满了污渍和尘土,还有食物残渣沾满了两个袖子,正朝自己和暮晴方向走来,下意识的想到:“这女子是疯了?”

    古风又看了看暮晴,只见暮晴一脸哀伤的神情,古风心中一阵疑虑。暮晴下了马,拉着马儿往前走,女子看见了暮晴向自己走来,一下子变得认真了起来,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暮晴,女子拖拉着那把长长的雨伞,脚步稳健地向暮晴走来。

    这一幕尽收古风眼里,古风一下子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连忙跳下了马,向暮晴走来。女子走到暮晴面前,伸出了那黝黑脏乱的左手,轻轻地抚摸着暮晴的脸颊,古风以为女子要对暮晴不利,正要上前,被暮晴一手制止住了。

    暮晴看着女子,有点哀伤,又有点心疼,轻声道:“怎么会这样?我带你回家好吗?”女子一听到暮晴说要带自己回家,一下子用食指遮住了暮晴的小嘴巴,神经兮兮地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古风,又看了看暮晴皱眉感伤的神情,嘟着嘴巴,轻轻微笑道:“小坏坏,别说话,嘻嘻嘻。姐姐给你捉蝴蝶玩哈。哈哈哈。”说完,女子转身一旁,扑向了蝴蝶,但是一头栽进了草堆里。

    暮晴连忙上前扶起女子,只见女子一下子挥着手中的暗黑雨伞,指着暮晴怒道:“别靠近我,否则我杀了你。哈哈哈。”古风看了看那把暗黑色的雨伞,脑子里浮现出那是一把武器,心里暗暗说道:“暗血伞(暗血伞,梦想大陆神兵排行榜第十九位。采用特殊加工九九八十一天,在烈火中煅烧的劲铁竹和五十年吐丝一次的千年血僵蚕的蚕丝,在杜武娘历尽毕生功力心血精心制造而成,不但美观实用,而且其不易拉扯破坏,弹性护盾的特性,使得它成为了一把攻守兼备的武器。),难不成这个女子是雨嫣?”

    暮晴看着女子心疼道:“好,好,好,我,我不靠近你,你别生气。”女子嘻哈着拿着暗血伞的伞柄把玩着,暗血伞伞边都是尖锐的劲铁竹针刺,伞柄更像是一把短小的匕首,女子竟然把放在了自己的咽喉旁,哈哈哈大笑:“你杀不了我,哈哈哈,你是笨蛋,哈哈哈。走走走,我不和你计较,嘿嘿嘿。”

    暮晴正在说什么,古风上前拦住暮晴道:“她现在这个样子,你带不走她的,处理不当,反而会伤到她。”暮晴一脸严肃道:“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一定要带她走。”

    “带她走?去哪里?中州城御医院?巡捕房?还是龙园山庄?”古风不解问道。话音刚落,女子一下子站了起来,丢下了暗血伞,冲上暮晴跟前,紧紧地抓着暮晴的衣服,古风和暮晴一下子也没有反应过来,只见女子一下子狂笑,一下子认真道:“龙源山庄有鬼,有鬼,哈哈哈。别去,别去,嘻嘻嘻。”说完,女子踉踉跄跄地傻笑着,俯身拿起了暗血伞。暮晴正想出其不意,从背后打晕她,没想到女子一下子就察觉了,一个转身躲过了暮晴的偷袭。

    女子拿着雨伞,看着暮晴傻傻笑道:“想打我,打不着,打不着。嘻嘻嘻。”说完后退了几步,飞身窜近了丛林。暮晴二话不说连忙飞身跟随,古风在一旁拦也拦不住,只能跟着去追。两人在陌生的树林里追寻着女子,没想到这女子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一下子躲过了古风和暮晴的紧追。

    暮晴和古风喘着粗气,在一个大树下停了下来,而此时狂风大作,雷雨交加,大雨倾盆而下。暮晴一脸疑惑:“奇怪,她的轻功明明不如我好,为什么这次跑得这么快?”古风听完暮晴的话,上前寒暄奚落道:“怎么?人家轻功比你好,你嫉妒了?哈哈哈。”暮晴看了看古风,白了他一眼,转身向原来的方向走去。古风在身后解释着喊道:“喂,我开玩笑的,你别生气啊。还有,现在雨下这么大,咱们等雨停了再走啊,喂。”只见暮晴头也不回,淹没在大雨滂沱内。古风一脸无奈,自言自语道:“哎,女人真是开不起玩笑。”说完跑步着追上暮晴。

    不远处的草堆内,只见那位女子撑着暗血伞,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忽然嘴角边上扬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蹄蹄哒哒,踏着一阵阵马蹄声响起。古风和暮晴冒雨前进,两人来到了龙源山上的龙源山庄。

    只见龙源山庄大门紧闭,古风和暮晴下马,上前敲门。此时一老者开了门,看见暮晴和古风一身湿透,便问道:“两位少侠,有何要事?”暮晴亮出了巡捕房的令牌:“我是中州城巡捕房统领暮晴,奉命查案。”老者眯着眼看了看令牌,接着开了门:“小的不知道暮大人到来,多有得罪,还请暮大人见谅。”

    而此时一女子从旁边走来,只见这女子穿着粉红色的长衫,长发间着系粉色飘带,窈窕娇小的身躯上披着轻盈粉白色外褂直垂到地上,内着白色丝绒,腰间系一浅蓝色丝腰带,来者柔言细语道:“张管家,有客人吗?”张管家转身看了看女子,恭敬道:“是的,二小姐。”

    暮晴和古风都看着这位靓丽的姑娘,暮晴微笑道:“好久不见,彩燕。”原来这女子叫彩燕,彩燕看到暮晴,脸上一下子笑开了花,上前拉起了暮晴的手:“嗯哈,暮晴啊,好久不见。怎么有空来山庄玩啊?”暮晴微笑道:“我这次来,不是来玩,是来查案的。”彩燕疑惑道:“查案?”暮晴点点头:“是啊,此事说来话长,我稍后再给你解释一二。”彩燕点点头:“嗯嗯,你看你都湿透了,我去给你准备衣服换下。”彩燕又看了看古风,问暮晴道:“这位是?”古风正要自我介绍,暮晴抢先说道:“他叫古风,是我随从。你随便给他准备一套下人的衣服就可以了。”古风听完一下子,瞪大了眼,心里埋怨道:“随从?下人?我勒个去,好歹我也是锦衣卫啊,不带这样黑人的吧。”彩燕微笑道:“这好办。”彩燕转身对张管家说道:“麻烦您了,张管家,请您带着古大人去换件衣服吧。”张管家恭敬道:“是,二小姐。”说完就对着古风示意道:“古大人,请随我来。”古风看着暮晴和彩燕有说有笑的走了,心里十分的不悦,满胸懊恼的他只能跟着张管家去库房拿衣服去。

    龙源山庄的后院只是大得很,占地面积五六百平方米,几乎大半个山腰都是龙源山庄的院子。张管家带着古风走过了前堂,来到了后院,一下子豁然开朗,院子里植树种花,假山花园点缀其中,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蜿蜒其中,长长走廊犹如细腰游蛇一半,错落有致地交通院子的四周前后,雨中的小亭子成为了可供人休息和赏玩风景的地方。古风长大了嘴巴,两眼发光,心里暗暗想到:“这,实在是太美了。”

    古风跟随着张管家,前往仓库住处。途径一亭子,只见一少年身着一朴实的浅蓝色长衫,风度翩翩地在亭中作画书字。古风不禁问张管家道:“亭中少年事何人?”张管家看了看古风指去的方向,微笑道:“回大人,那是我家主子的二公子,叫轩少宏。”

    雨中书画,很有诗意,古风不禁上前欣赏。不一会儿,古风来到了小亭子,轩少宏正在专心书字,不晓得古风来到身旁。古风看了看轩少宏的山水画和提笔书字,这山水画画得很粗糙,看不清楚轩少宏想画和表达的是什么,这墨笔书字也写得不咋样,完全很像小孩子在练字一样,看完这作画书字,古风顿时心生苦涩。

    而此时轩少宏刚好落笔,抬头看见了古风正在看着自己的字画,一脸不明所以,苦涩无奈的神情。古风看见轩少宏看着自己,连忙作揖自我介绍道:“在下锦(欲言又止),在下巡捕房捕快古风,时才看到轩少爷作画书字,因本人也对作画书字颇有兴致,无意冒昧,还请轩少爷见谅。”轩少宏连忙回礼道:“小生轩少宏,见过古大人。大人言重了,小生未能及时给大人行礼实在是有失礼节,还请大人恕罪。”古风微笑道:“恕在下才疏学浅,轩少爷这画的是?”轩少宏也看了看画,淡淡微笑道:“画源于心。明镜止水,心平气和,画,自然一鸣惊人,栩生跃纸。心烦意乱,无从释手,画自然颓唐不清,杂乱不堪。小生乃贫贫画手,拙拙书字之人,承大人过誉了。”古风见轩少宏十分谦虚地说着,油然而生对他产生了敬意,而此时张管家示意古风跟随他一起去库房了,古风作揖话别。

    不一会儿,古风和张管家便来到了住宿的地方,只见眼前的住房有点难以接受,这是一间破旧的瓦片房伫立于龙园山庄西北边的角落里,不经意一看,这屋好似年迈经久,苟延残喘,饱受沧桑的老者横卧其中,好似经不起风吹雨打一般,支撑着屋顶的梁架和石柱上爬满了深且长的裂纹,“战战兢兢”地支撑着这个不起眼的住房宿舍,由于这房间四面是树木和一个偌大的小水池为其点缀和装饰,潮湿的环境使得苔藓顺着墙根边零零星星地上了上来,屋顶上长着几簇枯黄的野草,在微风中向来者招手问好。

    张管家很是歉意地对古风说道:“时才老朽想起,山庄内的空房由于经久没有打理和有人居住,已经是脏乱不堪。唯有这住房,是几个庄园守卫和家丁,丫鬟的住处,是干净整洁。敢情劳烦古大人委屈此处小憩,容老朽安排人手打扫好上等客房,再请古大人移居他处。多有得罪,还请古大人见谅。”古风看了看这件房子,确实是有够简陋,但自己突然造访,原本龙源山庄深处深山之中,没有多余的空房给予接待过往来客,可以理解,古风亦微笑着,回礼道:“有劳张管家了。”张管家带着古风走进了这个简陋的住房里。

    张管家把古风带进了一个较为舒适和整洁的屋子内,虽说不是特别的高大上,但是美美的谁上一觉,还是可以的,古风对这件朴实的房间十分的满意。张管家微笑和古风说道:“老朽这就去给古大人准备一套干净舒适的衣服,还请古大人稍等片刻。”古风亦回礼道:“麻烦张管家了。”张管家轻轻地退了出去,把门轻轻地捎上了。

    古风环视四周,这个占地面积三十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各式家具,应有尽有,古风放下了包裹,坐在了椅子上,倒了桌子上的茶水,细细品味起来。喝清淡甘甜,香气四溢,轻舞热气的茶水,古风露出了惬意的笑脸。而此时,门外有人交谈的声音,引起了古风的注意。“知道吗?听从陵园来的守卫说,陵园闹鬼了。”家丁甲神秘兮兮说道,家丁乙听完,顿时冷汗直流:“去去去,大白天的,说什么闹鬼的。再不闭嘴,小心张管家打你。”两人从古风门外匆匆走过。古风喝着茶水,皱着眉头,一脸沉思的神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放下了茶杯,走出了房间。

    话说彩燕带着暮晴来到了自己居住的闺房,走进高楼一角,凌空阁楼内,一进屋子,一阵清新的芳香迎面吹来,环视四周,处处彰显着深处闺房大小姐的细腻腆雅的感觉。紫檀木所雕成的桌椅上细腻地雕刻着不同的花纹,一朵朵栩栩如生,上等梨花海棠木,经过精雕细琢的梳妆台,粉色薄纱之下的温馨小床,长长柔暖的粉色长毯上,赤着脚丫都能感触到棉毯带来的舒适和快了。靠近竹窗边,一把造型细致文雅的赤檀古筝,横卧在纱窗之下,几株含苞待放的粉色炫伶花(炫伶花:梦想大陆特有的花朵,六瓣一蕊,初春绽放,香气芬芳,可祛除污浊邪气,净化润燥。)点缀其旁安静而优美,一切整洁有致,应有尽有,一位深处闺房小女的闺房惹人喜爱。

    彩燕拉着暮晴来到了卧榻边上,令暮晴先坐下,自己把门窗都关上,拉上了窗纱,从自己的衣柜内拿出了几件衣服,双手捧着,拿到了暮晴面前,暮晴看着彩燕拿来的衣服,一件件都是那么的漂亮和花俏,一脸蒙蒙的:“这,不是要让我换上这些吧?”

    彩燕微笑着,两个酒窝深深地显露出来:“对呀,自从你去了巡捕房,每次回龙源的时候,都是穿那些呆板的官服,你说你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家家的,都不懂得打扮啊。”一边说着,一遍挑选着衣服。暮晴拉着彩燕的手,很是不好意思道:“燕儿,我已经很久没穿这么暴露花俏的衣服了,能不能随便找一套丫鬟的衣服给我穿就好了。”

    彩燕一听,头摇了摇:“这怎么行,你堂堂巡捕房统领,怎么能穿丫鬟的衣服,太不符合你的身份了。而且,我也好久没看你穿大小姐的衣服了。来,我给你换上。”说完,丢下了衣服,上前脱暮晴身上的湿哒哒的衣服,暮晴瞬间有点措手不及:“燕儿,我,我,我真不想穿啊。”彩燕一边脱暮晴的衣服,一边说道:“不行,今天你要听我的。不然我生气了。”暮晴有点无奈,拉着彩燕的手:“好好好,我换,但是我总要进去侧室换吧,要不然等等有人进来看到,这不太好。”彩燕点点头,微笑道:“这样才乖嘛。”说完拿起了衣服,推着暮晴走进了更衣室。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彩燕坐在古筝前,无聊地拨弄等着。“沙沙~”,只听得侧室的纱帘慢慢拉开了,彩燕连忙向侧室方向看去,只见花鸟屏风后走出了一个绝世佳人。

    三千青丝如锦缎般披落在肩头,长发及腰。一对柳眉弯似月牙,施以浅浅的眉笔,一双美眸柔和妩媚,眼角微微上扬,暮晴很是害羞地微笑着,笑得那么的动人。长长弯弯睫毛在眼帘下轻舞;鼻梁挺拔但不失秀气,正当好处地将娇俏的面容分成两边,使得原本瓜子般的笑脸看起来更加楚楚动人,一张樱桃小嘴,粉润性感,无时不刻都能感受到它油然而生的诱惑,白皙的肌肤清亮透丽,胸前那抹弧线若隐若现,全身上下散发着女子与生俱来的体香和油然而生的妩媚。一浅蓝色的曳地长裙,如蓝天如清泉,轻轻地缠绕着细腰,芊芊细步,长帔绕腕于轻纱随风飘摇,眼神柔和而不失寒意逼人。彩燕看到暮晴装扮如此生动可人,目不转睛地看着。
















    ------------------------------------未完待续

  • 梦回浅夏、

    头像
    一品司马 3

    在玩游戏

    1楼 发表于 7天前 举报

    [偷笑]自己顶下,作为前情提要,嘻嘻嘻。

  • 我爱无人

    头像
    五品都尉 10

    在玩游戏 游戏 游戏

    2楼 发表于 7天前 举报

    帮顶

1
原因 快捷缘由 

回复

 用户名或密码错误

登录战盟帐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