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世界2外传》之大漠毒瘤(第七章)-梦想世界2官方论坛-多益网络
  • 梦回浅夏、

    头像
    一品司马 3

    浏览 254875     回复 1

    《梦想世界2外传》之大漠毒瘤(第七章)

    楼主 发表于 7天前| 只看楼主| 倒序浏览 举报

    《梦想世界2外传》之大漠毒瘤(第七章)

    船来人往,川流不息,伏波港内外熙熙攘攘,作为梦想大陆一个大港,不但是政治重镇,还是市场经济活跃点,是梦想大陆的第二大城市。但,随着邻近军事要塞的北漠城被蛮军攻占,以往这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贸易圣地变得人烟稀少,伏波港大批的商人和居民,或害怕战乱,或害怕百花谷的幽魂索命的他们宛如逃亡一般,大量地往中州城迁徙。

    百花谷幽魂索命?相传百花谷是一个乱葬岗,三十年前的夏氏一族打败了天魔宗余党,将一大批尸体葬于百花谷之中,至此百花谷内怨气深重,时常夜深人静的时候,能够听闻到冤魂的哀嚎声此起彼伏。为了镇压这股戾气和怨念,夏老城主派了得道高深的道长驱魔镇邪。多少年来,这一带风平浪静。直到如今,据说一个月前,在北漠城被蛮军攻占之前,伏波港郊外的小村庄内,发生了一件怪事。一夜之间,这个小村落的男女老少,均莫名其妙地死去了,就连村里的郎中都未能幸免。而后蛮军攻占北漠城,北漠残军向伏波港总管包钱莱求援之后,号称是夏氏王牌铁军的伏波港将士遂前去增援,但都一去不复还,销声匿迹于百花谷内。这件怪事传遍了整个伏波港,民众们都心惊胆战,大伙奔走相告百花谷幽魂索命。迫于街坊流言的无奈,包钱莱一边向中州城捎去军事火急,一边礼请道士,筹办祭天,以安民心。

    伏波广场的露天祭坛上,一道长正在焚香祭天,庄严肃穆。伏波百姓、商人和包钱莱等人正在一旁观看。若隐若现的火花,游离于道长的木剑之间,一遍又一遍不知所云的咒语,听得旁人云里雾里。而此时,一报信小兵上前,于包钱莱侧耳小声说事,只见包钱莱脸色大惊,便随报信小兵悄悄离开了伏波广场,也没有多余的空闲准备一二,正要前往月牙湾之时,只见马浚领着大军,浩浩荡荡地向这里涌来。见到马浚披坚执锐,一身暗黑色的战甲,杀气咄咄,包钱莱连忙领着身旁的官员上前跪拜。不一会儿,马浚骑着邬跷马(邬跷马,性烈难驯,产自南疆荒漠,谣言日驰万里,飞云跃雨,乃马之上乘。)来到了包钱莱跟前。包钱莱莫敢抬头:“不知马将军不远千里,下官有失远迎,还请马将军责斥。”马浚看了看包钱莱等人,衣冠欠整,有点不悦,又遥望着伏波广场,他看到一道士正在祭坛上“驱魔镇邪”,冷冷道:“起来说话吧,别跪着了。”包钱莱等人连忙起身回礼:“是”。马浚接着说道:“我说包大人,您这是在唱哪出?”包钱莱看见马浚皱着眉头看着伏波广场,赶忙解释道:“近日由于街坊流言百花谷幽魂索命,百姓人心不稳,局部动荡难安,迫于无奈,下官才出此下策。”听完包钱莱的话,马浚冷冷笑了笑:“一派胡言,尔等朝中二品官员,竟被这市井谣言左右,包大人难道不怕传出去,有失官威吗?”包钱莱冒着冷汗,俯首贴耳:“马将军说教得是。我这就去撤了祭天,打发走道士。”说完,便示意身旁的随从下去办事去了。包钱莱看了看马浚身后的大军,个个兵疲马乏,上前微笑道:“马将军日夜驰骋,舟车劳顿,下官早已安排好餐饮住宿,为众将士接风洗尘。”马浚下了战马,来到了包钱莱面前:“包大人,我这十几万大军,就有劳您费心了。”包钱莱急忙微笑道:“哪里,哪里,这是下官应尽的职责。”说完这话,便领着马浚及其随从往其住处走去。

    漂游的蓝色鬼火,游离于沉闷的空气中,忽闪忽闪地照耀着一幽深隧道,在这幽深的隧道内,尸魔正在一张白骨累成的书案上,仔细地端详和研究着一具尸体。一旁站着一扛着大刀的青年男子,此人正是绝情谷灭门的男子,负责绝情谷相关事宜的人,此人叫狱天。“在绝情谷闭关修炼的密室里,我发现了红线。但是她已经死了。”狱天淡淡说道:“没能给你捉活的,我觉得给你带具尸体,你应该不会太过于失望。绝情谷首席大弟子倚剑跳下悬崖,生死未明,正在派人寻找。”尸魔依旧详细地看着红线,触摸、揉按着红线手上的肌肤,嗅了嗅红线身上的气味:“虽然红线死了,却难以推断死亡的时间,这具尸体没有一点点腐败的迹象,就好像活着一样。呵呵呵,真有趣。”狱天依旧淡淡道:“我很好奇,红线的尸体对你而言,有什么重要的价值?”尸魔为红线整理衣领,理了理飘乱的头发:“绝情亦有情,虽断终难断。三十年前,我中了绝情谷的化尸咒,正当将死之时,红线手下留情,我才得以活下来。我原本以为,我已经是不死之身了,但是还依旧被化尸咒左右,落下了道道疤痕。这具尸体,有助于帮我破除化尸咒。”尸魔看着自己双手宛如被烫伤的双手,咬着牙说道。狱天皱着眉说道:“红线为何要救你?”尸魔看了看狱天,又看了看躺在尸床上的红线,淡淡道:“因为红线,是我姐。”狱天默然不语。尸魔在红线身上左右查找,一脸疑惑。狱天淡淡问道:“你在找什么?”尸魔有点不悦:“真元珠(真元珠,相传为东海龙王饰物,体圆,直径五公分,清灵透蓝,蕴藏着无限的神力,可令佩戴者具有返老还童,增强内力等能力)不见了。”狱天不解:“真元珠?”尸魔看着狱天疑惑的脸,盯着狱天那双不解的双眼:“真元珠是绝情谷里极其重要的东西,红线一直都是随身带。是不是你偷偷藏起来了?”狱天哈哈哈笑道:“区区一颗真元珠,与我有何用处?你我同于效忠尊主,勿要相互猜疑。”尸魔呵呵呵笑道:“也是,谅你也不敢。既然如此,你再去一趟绝情谷找找。”狱天淡淡说道:“巡捕房统领暮晴正在绝情谷内调查灭门之事,此时行动,恐怕有点不方便。”听完这话,看着红线尸体的尸魔皱着眉,微笑道:“暮晴?此人确实是个难对付的梗,不过你可以接着将计就计。”狱天看了看尸魔诡异的微笑,似乎了解了什么。

    夜幕来袭,原本应该是热闹非凡的伏波港,现却内外悄然无声,包府邸内,马浚和其左副将长生和右副将柠七正在分析时局战事。而此时,包钱莱和一位马浚的随从陆军医正在从外面走了进来。二人见到马浚都恭敬行礼一番。紧接着,陆军医上前汇报事宜:“马将军,您让老夫调查百花谷之事。老夫认为,这百花谷被山岚毒障侵袭,才导致包大人的王牌铁军一去不回,这些将士有可能已经葬身于百花谷之中。”包钱莱也上前说道:“百花谷向来人迹罕至,但却是沟通北漠的必经之路。虽为药海,但一直以来,从未出现什么山岚毒障。下官认为此事恐与百花深处的药王宗有关。”马浚听完包钱莱的话,皱着眉:“包大人的意思是药王宗和蛮王山叛军勾结。”包钱莱谨慎道:“这仅仅只是下官个人的推测,没有真凭实据。”马浚有点生气:“我不听没有证据的事情。”包钱莱擦了擦额面上的冷汗,退到一旁。马浚看了看地图,问了问陆军医:“军医可有解毒之计?”军医摇摇头:“老夫愚钝,尚无妙招解此难题。”听完这话,马浚丢下了军事地图,吩咐包钱莱道:“包大人,你速速去准备战舰四十艘,备好军粮。”包钱莱一脸疑惑和吃惊:“四十艘战舰?”马浚严肃道:“明日一早我要见到伏波港内战舰四十艘,缺一个不可,如有贻误,军法处置。”包钱莱知道整个伏波港内的战舰才不到三十艘,在这短短的一夜里,要怎么才能凑齐四十艘呢?但是摄于马浚铁将军的威名,包钱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慢慢地退了下去。右副将柠七疑惑看了看地图道:“将军这是要舍近求远,从飞雪堡迂回北漠城?”马浚摇摇头:“进攻包围北漠城,等待城内粮草殆尽,这种拖延战术不符合本帅的作风。我要蛮军变主动为被动,让北漠城内的蛮军乖乖出城,让出北漠城。所以我要进攻蛮王山。”柠七听完连连点头:“蛮王山城是蛮军的巢穴,北漠城内的蛮军知道我们进攻的是蛮王山城而不是北漠城的话,一定会大部出城支援蛮王山城,然后在蛮军出城之后,再派一军半路截杀,再配合北漠城内军民,蛮军可破,此妙计也。但是蛮王山城隐没在茫茫鸣沙洲内,无人知晓。将军如何找到呢?”马浚微笑着:“这事我可要找一位老朋友帮忙了。”柠七皱着眉,疑惑不解这位老朋友是谁。而此时左副将长生上前亦疑惑道:“末将觉得包大人所言并不无道理,药王和蛮王一向友好,此举拦截百花谷一路出自药王宗手,可能性极大。”马浚看了看地图,皱着眉:“药王宗一向对夏氏政权尽忠职守,倘若百花谷被药王宗以莫名的毒障包绕,配合蛮军的话,奈何这一个月来,蛮军却没有进攻伏波港呢?我总觉得此事有蹊跷,蛮军攻打北漠城的背后或许另有什么阴谋。”长生和柠七面面相觑,沉默一旁。马浚接着说道:“为了以防万一,柠七(对着柠七和陆军医说道),你明日率领你本部三万人马配合陆军医驻扎伏波港以西的百花谷边界,一来研究下这毒障以求破解之法,二来以防包钱莱所顾虑的药王和蛮王结合的可能,一旦发现蛮军,格杀勿论。”柠七和陆军医领命:“是,将军。”

    为了能凑齐这四十艘战舰,包钱莱连夜登门拜访了伏波港的几大富商,在权势和武力的威逼之下,各大富商都献出了自己家里的商船,但还是未能凑齐四十艘。焦头烂额的包钱莱左思右想,眼见夜尽天明之时,下令调动了正在月牙湾旁设防的几艘战舰来伏波港,至此四十艘战舰一字儿排开,挤满了伏波港旁的各处停靠口。天微微亮,马浚领着长生和拧七检阅战船来军队,之后乘船前往飞雪堡港,于次日凌晨全数到达飞雪堡港。

    于堡内府邸,马浚正在伏案写字,长生上前道:“将军,以按照您的意思,军马已备战完毕,随时侯令。”马浚点了点头,依旧写着字条,不一会儿便起身来到了窗前,取出了笼内的鸽子,绑上了字条,放飞了鸽子。长生上前询问道:“将军这是?”马浚看着远去的鸽子,悠闲道:“约见下老朋友,让他配合我们演一出戏。”长生依旧疑惑道:“老朋友?演戏?末将愚钝,还请将军明示。”马浚转身来到了书桌前:“我很久没和老朋友五毒教教主毒耶罗叙叙旧了。”长生一脸震惊:“五毒教!”马浚微笑道:“五毒教是我们这次的一根救命稻草,拉拢了他,就等于取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长生非常不解:“将军,五毒教是一个擅长用毒的邪教杀手组织,朝廷对此可是通缉逮捕,咱们和这群乱臣贼子联手破蛮?恕末将斗胆,末将认为大为不妥。”马浚不悦:“五毒教游离于鸣沙大漠,先前蛮王联合几大部落都没能捉获五毒教的一兵一卒,五毒和蛮王之间可谓是死对头,蛮王几番破坏五毒教的行动,令老罗大为不悦。而此时我间接帮助五毒教,他会和我们合作。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长生,明日和我一起去五毒教找毒耶罗。”长生很不情愿的允诺:“是。”

    吹拂的北风,刺脸的飞沙,在苍茫山以西的鸣沙小亭里,马浚和长生带领着几个随从,便装等候。茫茫大漠深处,勉为其难地睁开了眼,马浚看见几个人正骑着砂驼(砂驼,骆驼的近亲,有这骆驼一样可以耐受久旱,也有着骏马一样可以奔驰千里,是梦想大陆鸣沙洲内很常见的生物。),马浚欣喜,起身和长生走出了亭子。来者蒙着脸,对着马浚和长生几人恭敬施礼道:“阁下可是马浚马真水?”马浚亦恭敬作揖回礼道:“正是在下。”来者说道:“我教主邀请马真水于教内作客。”。说完,便示意砂驼上的几个人下了骆驼,为马浚和长生等人带上了黑色的眼罩,领着几人上了砂驼,朝着大漠深处飞驰而去。

    不一会儿,耳旁的风沙渐渐远去,马浚和长生来到了五毒教前。五毒教众让马浚和长生摘下了眼罩,几人下了砂驼。教众在前面领路,只见这五毒教宛若一沙子做成的砂堡,四周荒草丛生,风岩林立,给人一种很荒凉的感觉。马浚等人沿着沙岩,走着羊肠小道,这里没有很明确的标志物,四周都是沙岩,沙柱,宛如一很大的纯天然迷宫,沿途都有放哨的小兵和巡逻的队伍,虽然不是正规军队,却有着堪比正规军的军纪。走了许久,终于来到了五毒教殿前,五毒殿没有皇宫来得庄严辉煌,完全是土匪式的建造,几根树枝废铁还有一大堆人的骨头就可以搭建的建筑,树枝树干支持着巨大的红褐色人形骷髅头颅横卧其中,打开了大大的嘴巴,这就是大殿的入口。一群黑色的乌鸦正在殿前的枯树上哇哇直叫,令人不适。走进殿前,有两棵大大的树干旁立左右,这两根树干这是支持这个巨大骷髅人头的关键,而一对简陋却不失霸气的对联映入眼帘,左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右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横幅逆天而行。马浚看着这幅对联,微笑道:“老罗还真是简单粗暴。”带路的恭敬道:“里面请,教主已经在里面恭候多时了。”马浚看了看长生一眼,示意随从一起走进了大殿。

    五毒教大殿内,金碧辉煌,坐落有致,各处都堆满了金银藏宝,古董字画,不亚于中州城内的国库。铺着黄金的地板上,洁净光亮反射着马浚和长生一行人正淡然走到大殿正中。只见毒耶罗正抱着美人,赏玩着古玩。带路的教众上前道:“教主,马真水来了。”毒耶罗慢慢抬起了头,看见马浚一行人便装来此,微笑道,起身上前:“哟,这不是马老弟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马浚亦上前作揖道:“老哥,许久不见,别老无恙。”毒耶罗哈哈笑着,拍着马浚的背,支开了美人和教众:“来,里面坐,老哥我啊,想死你了,今个儿咱们可要不醉不归了。哈哈哈。”说完便带着马浚一行人坐在了大殿上,毒耶罗坐在正中,马浚坐在左边,长生一行人站在马浚身后。“我说马老弟啊,你小子现在可是大人物啦,官场老大哥,怎么有空理会老哥我这朝廷通缉要犯啊?难不成是今个儿不是来找老哥我叙旧的?”毒耶罗笑笑说道。此时一美女丫鬟上前给马浚和毒耶罗送来了茶水。马浚呵呵呵笑道,知道毒耶罗话中有话:“老哥这话,老弟可不爱听了。阔别十余载,虽真水飞煌腾达,但也不忘老哥你啊。”毒耶罗听完这话,很是欣喜:“哟,这话说的,哈哈哈,说说啊,你今个儿来找老哥有何要事啊?”马浚看了看四周,明晃晃的都是金银财宝还有美女侍从,微笑道:“我看老哥这些年过得还不错吧,锦衣玉食,远离官场人间的束缚,自由自在。但唯独缺一样东西。”毒耶罗看了看马浚,又看了看四周:“老弟啊,我这呢,衣食不愁,美女佳人如云,要啥有啥,还能缺啥呢?”马浚微笑着看着毒耶罗:“实不相瞒,今天老弟我给老哥带来了老哥最缺的东西了。”说完便示意长生拿出了一个大箱子,长生将箱子放在了桌子上,慢慢地打开了,只见里面金光闪闪,满满一箱金子做成的沙砾陈铺于里。毒耶罗两眼发亮,上前轻轻地捧起了金沙:“啧啧啧,老弟啊,这可是纯金沙啊。给老哥我的?”马浚微笑道:“老哥缺的是金沙铺满整个大殿。”毒耶罗看了看马浚,哈哈哈大笑:“老弟说这话真合我的意。哈哈哈,不过无事不登三宝殿,老弟不会仅仅只是为了送金沙这么简单吧?况且。。。。。。”毒耶罗手一挥,满满的一箱金沙被打翻在地,哗啦啦的金沙子倾倒了出来:“况且这么点金沙子,还不够铺满整个大殿。如此没有诚意,真令老哥我心寒啊。”长生看着金沙子被打翻在地,大怒道:“大胆,竟然对马将军如此无礼。”马浚挥手长生止言,微笑道:“老哥,这些仅仅只是一小部分,算是见面礼,顺带弥补下你我之间十余年没有见面的遗憾。”毒耶罗看着马浚十分沉稳,微笑道:“我就说老弟不仅仅只是为了送金沙子。嘿嘿嘿。”马浚微笑着上前贴在毒耶罗耳边言语了几句。毒耶罗听完马浚的话,一脸不悦地看着马浚:“我说老弟啊,你这是要累死老哥啊。”说完很是不悦地坐在了椅子上。马浚亦转身走到毒耶罗身旁坐了下来:“老哥啊,城主说了,只要此事你出点力,往后整个鸣沙洲都归你的地盘,不追究你过往犯下的案件。而且还送你一大批金沙,铺满你的大殿。以前有说过,老哥你呢,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拥有金银财宝堆积如山,金沙玛瑙铺满殿堂,这不,老弟我给老哥带来了这笔交易,老哥怎么能拒绝呢?”毒耶罗皱着眉,哈哈大笑:“别拿夏翎和我说事,我最讨厌夏氏一族了,说话能算话吗?你这事,老哥想帮你,况且蛮王老贼和我多有不合,几番坏了我的好事,但是这差事老哥我想接也爱莫能助啊,此事很难。”马浚微笑道:“夏城主,威严天下,君无戏言,老哥这莫要怀疑。至于如何老哥这事,老弟我倒有一计,能帮老哥最终夺得金沙满殿。”毒耶罗兴致来了:“哟,真是我的好老弟啊,来,说说看。”马浚微笑道:“苍狼,蛮熊,猎鹰部落(鸣沙三部落)。”毒耶罗听完顿时拍手叫好:“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联合他们几个部落就可以做到了。”马浚微笑道:“这下老弟我够有诚意了吧?”毒耶罗看了看马浚一身便装简单朴实,随从个个轻装上阵,戒备松弛,拿起了桌上的茶水:“我晓得老弟诚意,那这也是我的诚意”说完递给马浚茶水,马浚看着茶水,又看了看毒耶罗,迟疑了一下,毒耶罗微笑道:“怕老哥下毒?老弟不相信老哥?”马浚微笑道:“老哥啊,百花谷的毒障是你布置的吗?”毒耶罗依旧微笑道:“老弟你说呢?”马浚接过毒耶罗的茶水,一饮而尽:“醇香味美,好茶。”说完轻轻放下了茶杯,作揖恭敬道:“老哥,老弟我还有要事在身,今天就陪不了老哥你了。那事情就劳烦老哥了,等事成之后,定会登门答谢。”毒耶罗微笑道:“好,那老弟去忙吧。哈哈哈。”说完,毒耶罗便令人送马浚等人离开了五毒殿。而此时一直在一旁倾听的老者慕容上前和毒耶罗说道:“教主,您真的要帮马浚消灭蛮军?虽然蛮军总是和我们过不去,但是唇亡齿寒啊。”毒耶罗俯下身来,握起了金沙,一粒粒沙砾从指缝间流了出来:“谁给我的好处多,我就听谁的。呵呵呵。”慕容叹了口气,忽然说道:“那蛊姬怎么办?”。毒耶罗一下子醒悟了过来:“哟,我这脑子差点把她给忘了。不过她这次也得到不少好处了,我等下就去告诉她,计划有变了。呵呵呵。”

    黄昏临近,教众把马浚等人送回到了鸣沙小亭,看着几个教众远去的背影,马浚露出了自信的笑脸。长生在一旁很是不解:“将军,毒耶罗这人可信吗?还有百花谷的毒障是他所为吗?”马浚微笑道:“毒耶罗这人很简单,只要价格合理,他就帮谁。”长生很是不悦:“这不就是墙头草了吗?”马浚点点头:“可以这么理解。”长生又问道:“那将军是怎么和毒耶罗结识的?”马浚皱着眉,看了看长生:“你问的有点多了。”长生低着头,退了下去。马浚带着几人朝飞雪堡走去:“长生,回去之后,我要你大张旗鼓,后天一早攻打蛮王山城。”长生疑惑道:“将军,可是,我们不知道蛮王山城在哪里啊?怎么打?”马浚有点不耐烦:“我说你能多向柠七学习点吗?这么笨。大张旗鼓说要打蛮王山城,实则声东击西打北漠城。”长生顿时领悟:“将军妙计。”

    话说,叶柒带领着叶家军,风尘仆仆来到了北漠城,而此时的北漠城内外布满了丧制礼服和各自黑白相间的属纩,叶柒早已推晓其父亲已过逝,身披白色战甲的他一个健步如飞,来到了府邸大厅,看着一黑色的棺椁陈列其中,叶柒痛哭流涕,痛跪于前,天晟在一旁愁容默哀,在场随身将士无不感之涕零。而此时门外一士兵上前道:“报,将军。中州城马浚领兵数十万,要攻打蛮王山城。”听完,叶柒等人立即严肃起来,天晟急忙问道:“哪里来的消息?”士兵报道:“马浚领兵在飞雪堡和伏波港。今日一早,本部人马哨兵就打探到马浚正亲自领兵,要攻打蛮王山城。”叶柒急忙上前:“不可能,马浚不知道蛮王山城的具体位置,如何攻打?”而此时令一士兵上前道:“报,五毒教教主书信一封叶将军。”叶柒急忙上前接过,拆解了书信读了起来。。。。。。










    ----------------------------------[偷笑]未完待续

  • 杪冬

    头像
    一品司马 3

    1楼 发表于 7天前 举报

    [草裙舞]

1
原因 快捷缘由 

回复

 用户名或密码错误

登录战盟帐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