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世界2外传》之风云雌雄(第九章)-梦想世界2官方论坛-多益网络
  • 梦回浅夏、

    头像
    一品司马 3

    浏览 113902     回复 0

    《梦想世界2外传》之风云雌雄(第九章)

    楼主 发表于 7天前| 只看楼主| 倒序浏览 举报

    黄昏来临,中州城内,市井商城都热闹了起来,玲珑彩灯挂满了中州城内大大小小的街道,灯红酒绿,车水马龙,来来往往的行人川流不息,喊叫声,叫卖声充斥着整个中州城。

    人行中,只见中州城第一大帮龙霸四野大当家龙腾和二当家龙飞正在街道上行走着,龙腾来到了一个首饰商店前停了下来。龙飞看着首饰店内几个姑娘正在挑着新上市的首饰,疑惑道:“大哥,你这是?”龙腾看了看店匾“珍品馆”,微笑道:“好久没有给暮晴买首饰了,我想给她买点礼物。”龙飞调皮道:“我就想大哥干嘛在首饰店前逗留啊,原来是要给暮姑娘送礼啊。嘿嘿嘿。但是大哥,暮姑娘貌似不喜欢打扮,你给她送首饰都未曾看到她带过。”龙腾想了想觉得也是,从来没有看到暮晴打扮过,简简单单的梳着长发,虽然长发披肩却没有更多的首饰修辞,看似平淡朴实,却难以淹没她那轻灵清秀,漂亮动人的美貌。龙腾没有回答龙飞的话,径直走进了首饰店。

    巡捕房内,庄严肃穆。捕快们正在巡逻和执勤。

    唧唧咋咋,一阵阵鸟鸣声在屋内响起,迷迷糊糊睁开了双眼,暮晴发现自己正在自己熟悉的卧室内休息,头晕晕的她,慢慢地坐了起来。而此时,敲门声响起。暮晴上前打开了门,只见副统领柯蓝端着茶水正站在门外。看见暮晴前来开门,微笑道:“暮统领醒啦,我都敲了几次门了。”暮晴回想起在绝情谷的事情,有点疑惑:“我怎么会在这里?”柯蓝进屋将茶水放在桌子上:“是古风背着你回到巡捕房的。”暮晴皱着眉:“古风?”脑子里回想起自己正面临危险之时,正是一位叫古风的男子救了她。柯蓝微笑说道:“是的,古风是城主推荐到我们巡捕房新上任的捕快,今后将和我们一起查案。这次也是多亏了古风,绝情谷灭门案才得以结案。”暮晴二话不说,喝了一口茶水:“把他赶出去。”柯蓝听完,一愣:“啊?赶出去。可那是。。。。。。”暮晴不听柯蓝解释,怒道:“把他赶出去,执行命令。”柯蓝一时语塞,只得执行命令:“是。”说完就出门去了。

    日暮西垂,晚霞弥漫。话说叶柒和马浚正在鸣沙洲大战,随着叶柒一声令下,绿洲河对面的蛮军气势汹汹地杀向马浚军营,本部军马也从两翼杀向马浚。正当叶柒准备杀向马浚之时,一阵哀嚎声从绿洲河对面传来,叶柒立马远眺,只见绿洲河的蛮军刚踏进绿洲河,原本可以轻易踏过,水浅见底的绿洲河,此时的蛮军进入绿洲河宛如进入万丈深渊一般,淹没在绿洲河内。蛮军本不习水性,落水的蛮军在水里苦苦挣扎,均被淹死在水里。潜藏在绿洲河内的夏军忽然倾巢而出,拉弓带箭,舞刀弄枪的冲出了绿洲河,绿洲河旁边还未下水的蛮军还在疑惑为何绿洲河突然深不见底之时,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夏军杀得猝不及防,丢盔弃甲,狼狈逃窜。而此时的叶柒早已晃过神来,当他意识到中了马浚和毒耶罗的奸计时,此时早已是强弩之末,双方军马已经交战在一块了。显然马浚早已有备而来,叶家军和蛮军被杀得伤亡惨败,无奈之下叶柒只好命令军马后撤,返回北漠城。叶柒军马这么一撤,马浚立即号令各部穷追不舍,后继部队伤亡惨重。

    谁知,行至半路,只见北漠城方向浓烟滚滚,天晟正带领着军马向叶柒这边赶来,天晟身后,长生正率领大军追杀而来。叶柒与天晟相互碰面,天晟连忙跳下战马,跪在叶柒面前:“将军,末将无能,未能守住北漠城。夏军将领长生和北漠城内的战俘里应外合,攻占了北漠城。”叶柒听完天晟的话,瞬间一阵晕眩。而此时叶柒正处于前后夹击的位置。叶柒镇静分析了一下局势,让各部人马往飞雪堡方向撤离,马浚和长生汇集的人马一路紧追不舍。夜幕渐渐来临,叶柒军马终究没能赶到飞雪堡,被飞雪堡方向来的夏军和马浚的夏军团团围在了鸣沙洲内的一个沙丘上。

    鸣沙洲的黑夜里,气温十分的低。沙丘上面的蛮军扎起了军营,起着火堆,席地而坐,战士们相互打量,叹息。叶柒正在沙丘峰上,皱着眉头,看着沙丘之下,十里开外的夏军,形成了重重包围圈,夏军在沙丘之下,也扎起了军营,起着火堆,一点一点,密密麻麻的分布在沙丘外环,凛冽的寒风袭来,好似天上的星河倒影在水里,此起彼伏。此时,天晟抱着头盔,走上前来,在叶柒身后,重重地跪了下来:“大哥。对不起。我。。。。。。”正当天晟要请罪之时,叶柒叹息道:“这不怪你,起来吧。”天晟带着深深的愧疚,站了起来。叶柒认认真真地思考这一天的一切,十分忧伤的他,露出了惨淡的嘲笑:“马浚真是军事奇才,我叶柒万分不及啊。”天晟疑惑道:“大哥何出此言?天晟一直不明白为何绿洲河的水位涨那么多?”叶柒淡淡道:“正所谓‘戏中戏’。马浚和毒耶罗给我们演出了一场好戏,我终于明白了马浚去找毒耶罗的真正目的了,大张旗鼓说要攻打蛮王山城是假的,引出北漠城的蛮军才是真正的意图,好一招声东击西,瞒天过海。至于为什么绿洲河的水位会突然上涨那么多,是怎么做到的?别忘了毒耶罗是一个用药的高手,利用特制的药水融化掉苍茫山的大片冰雪,外加此时正值春季,冰雪融化,几条时令河汇聚到绿洲河,致使河水徒涨。没想到马浚城府如此之深,竟然以假乱真,步步紧扣。到头来,四面楚歌,八方受敌的竟然是我自己。呵呵呵。都是我的过错,才使得蛮军大败亏输。”叶柒深深反思和自责道。天晟上前安慰道:“大哥,事已至此,天晟觉得大哥不要自责了。”叶柒望着沙丘下密密麻麻的夏军,他知道马浚是出了名的铁将军,从来不接受敌军的投降,要想留住剩下的蛮军,似乎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了,皱着眉吩咐天晟道:“传令下去,一刻钟之后,各副将军帐内会议。”天晟领命退了下去。

    庄严肃穆的巡捕房外,柯蓝陪着古风走出了巡捕房大门,古风背着包裹,一脸憋屈。柯蓝知道古风满胸懊恼,劝解道:“古兄别往心里去,暮统领心情不好的时候,做出的行为举止可能比较冲动,等她心情平复下来了,我再她面前多替你说些好话,到时候你再回来,事情就会顺利很多。”古风一脸无奈,心里想自己救了她,连句谢谢都没,还被她赶出了巡捕房,这还有没有天理啊。柯蓝看着古风还是一脸闷闷不乐,微笑道:“倘若古兄有空,你我小酌几杯如何?”古风知道柯蓝这是在劝慰自己,勉强微笑,作揖回礼道:“古风谢过柯兄了,既然暮统领不欢迎我,那我就回皇宫去了。告辞。”说完转身向皇宫方向走去了。而此时龙腾,龙飞正好向这边走来。古风与龙腾,龙飞擦肩而过,古风忽然想起在一绝山庄的情景,转身看了看龙腾的背影,只见柯蓝和龙腾还有龙飞有说有笑,一番恭敬对话之后,三人便步入了巡捕房,古风若有所思了一会便离开了。

    龙腾独自一人来到了暮晴休息的房间,龙腾站在门外,只见暮晴正在书桌旁查阅书籍。龙腾敲了敲门,暮晴抬起头来,看见龙腾正在门口微笑地看着自己。暮晴亦微笑着:“进来吧,还站在那里做什么。”龙腾很喜欢暮晴的微笑,他知道暮晴很少笑,也不喜欢笑,那一笑真的很美很动人。龙腾走进了房间,微笑道:“绝情谷一案,你辛苦了。可,听说你受伤了?”暮晴摇摇头,微笑道:“我没事。”龙腾点点头:“没事就好,听柯蓝说有位叫古风的人救了你,而你,却把人家赶出去?”听完这话,暮晴有点不悦:“这柯蓝真是多嘴,什么事情都向你汇报。我不喜欢古风这人,看着不顺眼,就赶他走了。”暮晴整理着书籍,淡淡道。龙腾知道暮晴的脾气,做什么事情都沉着冷静,谨慎小心,但是这事情他自己也觉得暮晴处理不当:“毕竟人家救了你,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妥当?”暮晴冷冷看了龙腾一眼,有点不悦:“我做事,自有分寸,你就别操心了。”听完龙腾没有再多说些什么,掏出了腰间的玉簪,双手递给暮晴:“这是我精挑细选的玉簪子,送给你,上次你生日了,我有事,没有给你送礼物,这次补上,就是不晓得你喜欢不?”暮晴看着龙腾手心里一根精心雕琢的玉簪子,淡淡微笑道:“你知道,我不带首饰的。”龙腾点点头:“我知道,你不带首饰是因为不是我送你的,对吧?”暮晴听完,忍不住噗嗤了一声,心想这龙腾也太自恋了吧。龙腾看着暮晴发自内心的微笑,自己也很开心,牵过暮晴的手,将玉簪子轻轻地送给了暮晴:“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说完,微笑着转身离开了。暮晴看了看龙腾的背影,又看了看手里的玉簪,微微笑了笑。

    话回鸣沙大漠,萧瑟的寒风吹袭。蛮军军帐内叶柒正在布置下一步的军事行动。叶柒看着军帐内寥寥数人,很是感伤,几经出征的战友和部将早已命丧黄泉,可用将领也不到三个。“兄弟们,我刚刚清点了下人数,我军已剩下不到六千人马,我已经把这些军马分成四队人马,各将士各领一队,咱们要连夜突围,跳出夏军的包围,目的地蛮王山城。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丢下自己的战友,不可抛弃伤员。违者军法处置。”叶柒指着地图上面的几个突破口说道。众人领命:“遵令。”叶柒认真端详着在做的几位将士,个个身受数伤,破甲披身,衣冠欠整,生死两茫茫,却也只能咬着牙:“一各时辰之后,出发。”众将士领命出账。

    灯火零星,四队人马,在叶柒的一声令下,四下冲下了沙丘。话说,马浚早已识破叶柒会连夜突围,已经设置和埋伏好几道封锁线,等着蛮军自投罗网。正当蛮军冲到埋伏地点之时,夏军拉开了陷阱,推出了强弩,舞刀弄枪地从四面八方杀来,两军相互纠缠于黑夜之中,双方杀得难解难分,呐喊声,喊杀声,惨叫声,马嘶声响彻整个鸣沙洲。

    也不知过了多久,破晓的晨辉洒满大地,寒风渐渐远去,鸣沙大漠上,血迹斑斑,夏军蛮军尸首,漫山遍野。叶柒带着数百骑蛮军一路小跑,正当叶柒正要跨过绿洲河之时,后面的报信士兵驾着沙驼,狂奔而至:“叶将军,叶将军,不好了,段将军被夏军团团围住了。”叶柒一听到天晟被夏军围住,急忙调转马头,对着身边的将士说道:“兄弟们,打从我们出蛮王山以来,还未丢下过我们的兄弟。虽然现在我们已经突出了夏军的包围圈了,但是我现在打算杀回去,救出被困的弟兄。咱们的后方就是蛮王山城了,有惧战者,有妻儿老小者,均出列,我叶柒不强人所难。”话音刚落,只见将士们没有一个出列,个个摩拳擦掌,一部将上前道:“将军,多少年来,我们出生入死,为何在这时却不能生死与共呢?末将愿意誓死追随将军。”听完这话,剩余的将士都喊道:“誓死追随将军,誓死追随将军。”叶柒看着自己的战友,眼里含着满满的感激,二话不说,转身挥舞着长戟,领着几百铁骑向天晟被围的夏军杀去。

    俯瞰望去,夏军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天晟队伍团团围住。天晟正在正中心带着自己的战友奋力击杀夏军。身受数刀的他,依旧怒不可遏,使出了一招横扫千军,打得夏军不敢靠近半步。马浚示意长生前去战天晟,只见长生手持两把巨大的战斧,驾着战马,劈杀而来,天晟猝不及防,被这一冲杀,跌下战马。长生手起战斧,准备给天晟来最后一击,忽然被另一侧的战马冲来,重重地撞到了长生的战马,长生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天晟定睛一看,只见叶柒骑着骏马,向自己这里奔来,亦向自己伸出了手,天晟扶着受伤的身体,接住了叶柒的手,跳上了战马,各将士发现叶柒前来助战,立马杀红了眼。叶柒带着骑兵杀开了一条道路,带着不到三百的骑兵往包围圈外逃跑。谁知跑不到半路,又被夏军团团围在了一孤立的沙丘边上,叶柒无奈,只得带着各将士和剩余的残兵往沙丘上跑。就这样蛮军再一次被夏军团团围住。

    沙丘之上,临时搭建的军帐内,天晟正躺在地上,身上多处流着血,怀里却一直抱着一个骨灰罐,骨灰罐本来是放在北漠城内,后来,天晟被敌人杀退,骨灰罐也没有及时来的出来,根据他对天晟的了解,天晟一定是为了从夏军手里抢回自己父亲的骨灰罐才会被围住。叶柒轻轻地扶起了天晟,天晟朦朦胧胧睁开了双眼,看见叶柒正看着自己,连忙递给叶柒那紧紧抱在怀里的骨灰罐:“大哥,大将军的骨灰罐,我给你带来了。”叶柒轻轻地接过骨灰罐,放在了一旁,亲自为天晟包扎着伤口,天晟看着叶柒对自己如此这般的手足至亲,原本以为叶柒会责怪自己,没想到叶柒没有怪罪自己,反而对自己关怀备至,十分感动:“大哥,我给你添累赘了。”叶柒轻轻地,紧紧地包住了天晟的伤口,微笑道:“说什么累赘,天晟,因为我们是兄弟。”天晟一时说不出话来,感激之词,隐于胸中。此时,一报信士兵进账:“叶将军,沙丘下的夏军好似要进攻了。”叶柒严肃道:“告诉兄弟们,准备战斗。”报信士兵领命出账。叶柒站起了身,伸手扶起了天晟,拍了拍天晟的肩膀:“等打完这仗,我们好好喝几杯。”天晟点点头:“是,大哥。”叶柒为天晟整了整战甲,抱起了骨灰罐,走出了军帐。只见帐外,各将士早已上马,整装待命。看着一个个将士疲倦不堪,建制残缺的军容,叶柒对着各将士深深地鞠了一躬,将士面面相觑,沉默不语。叶柒骑上了自己的白色战骏,将骨灰罐放置胸腹前,用一条黑色的丝带,牢牢地将骨灰罐和自己绑在一起,叶柒轻轻地抚摸着骨灰罐,轻轻地掸开其罐上的灰尘,哀伤道:“爹,叶儿带你回家。”天晟向叶柒递来了战戟,叶柒接过战戟,天晟亦上了战马。叶柒驾着战马上前,面对着区区几百铁骑,微笑喊道:“兄弟们,我们回家了。”。说完,勒起战马,挥舞战戟,在飘舞破旧不堪的‘蛮’旗之下,带着天晟和蛮军向沙丘之下的夏军杀来。

    马浚远远望见叶柒带着几个残兵败将向自己杀来,很是赏识,命令长生迎敌。长生带着铁骑和叶柒蛮军纠杀一块。一个冲锋陷阵,叶柒和天晟被冲开了,马浚独自舞着战戟向叶柒杀来,叶柒和马浚接手切磋,几个回合下来,双方不分上下。

    天晟和长生交战中,天晟的战戟明显敌不过长生的战斧,在长生的霸道冲杀之下,天晟的战戟被劈断了,身上也添加了不少伤口。一个相互对峙之后,长生撩起了斜插在地上的断枪,驾着战马向天晟冲撞过去。天晟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长生用断枪刺穿了胸腔,被这一股强劲的冲力,从战马上,刺杀坠马于数米开外。叶柒见到天晟中枪,疯狂地挥斩马浚,马浚躲过冲杀,却见叶柒骑着马跑向了天晟。叶柒骑着马来到了天晟身旁,只见天晟口吐着献血,看见叶柒来到身旁,微笑着:“大哥,天晟有一事相求,求,求,求大哥拔掉这把断枪,我不想带着它上路。”叶柒皱着眉,看了看天晟的双眼,他知道,天晟不愿意死在敌人手里,叶柒不忍直视天晟,看着眼前的蛮军一个个倒下,又看了看马浚,他伸出了右手,触摸到了那把尖锐的断枪,叶柒万般不愿地拔起了那把刺杀自己亲如手足的兄弟的利器,一道红色的血柱顿时喷洒而出,溅在了叶柒那白色的战甲之上,叶柒忍俊不禁地看了看天晟,只见天晟微笑着:“对不住了,大哥,天晟,先,先,先走一步。”话音刚落,天晟安详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叶柒跳下了战马,慢慢地整理着天晟的战甲,卸下了自己那被战火血战之后的白色破毁披风,轻轻地为天晟盖上:“兄弟,一路好走。”

    而此时,蛮军早已被杀得精光,只剩下叶柒,周围满满都是夏军。叶柒整了整战甲,拴紧了胸腹前的骨灰罐,拿起了战戟,上了战马,他是一名军人,应战死沙场,马革裹尸。马浚独自一个勒马上前,叶柒也勒马上前。双方一阵沉默,马嘶声,喘息声,周围一片寂静。不久,叶柒舞着战戟,带着满满的伤痛和愤怒,向马浚杀来。马浚也不甘示弱,划戟迎战。双方交战数百回合。马浚怜其英勇气概,始终没有痛下杀手。叶柒知道马浚没有下狠招,更加怒发冲冠:“马浚,是条汉子,就放手一搏,我叶柒,不想死得侮辱。”叶柒使出了金戈铁马,重重地打在了马浚的战戟上,马浚以龙腾四海相迎,叶柒被这一阵气浪弹开了,战马顿时失去了平衡,马浚勒马上前,一个冲锋陷阵的冲杀,正中叶柒胸腹前的骨灰罐,骨灰罐被击得粉碎,白色的骨灰瞬间倾巢而出,溢撒了出来,马浚的战戟直直地刺穿了叶柒的白色战甲,深深地刺入了叶柒身体里。。。。。。

    “叶大哥。”墨湘大汗淋漓,惊恐万分的她睁大了眼,直直地坐在床上。她又梦见了叶柒战死沙场的情景,这已经是第五次梦到了同样的梦,忧心忡忡的她,来到了窗前,小村的黑夜里,格外的幽静,一轮圆月高挂在半空中,纵使知晓叶柒凶多吉少,墨湘依旧每晚站在月亮之下,双手合十置于胸前,闭上了那双灵动的双眼,默默祈祷着。

    梦想大陆夏氏政权六十年春,马浚率领大军,攻占蛮王山城,蛮王山主龙傲天出城投降,夏翎仁德胸怀,感念龙氏一族功大于过,遂赦免一切大小罪过,严令限制蛮军数量,安抚蛮城百姓,龙傲天感激夏翎所为,遂誓效忠夏氏,然马浚所为令蛮人恨之入骨。

    “叶柒乃是军事人才,蛮军更是骁勇善战。此战历时数日,蛮军以不到我军总数一半的军力,虽蛮军战败,但我军伤亡过半。衡量成败,夏军大败,蛮军大胜。”御书房内,马浚正和夏翎报告相关战报。夏翎看着奏折,感叹道:“叶柒和蛮军纵然再厉害,也不及我马大将军。”马浚默然一旁。

1
原因 快捷缘由 

回复

 用户名或密码错误

登录战盟帐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