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世界2外传》之瞒天过海(第八章) -梦想世界2官方论坛-多益网络
  • 梦回浅夏、

    头像
    一品司马 3

    浏览 374620     回复 1

    《梦想世界2外传》之瞒天过海(第八章)

    楼主 发表于 7天前| 只看楼主| 倒序浏览 举报

    《梦想世界2外传》之瞒天过海(第八章) 晨晓山谷,早莺的蹄叫打破了寂静,一切都是新的开始,一切都是新的起点,鸟儿群集,小动物们也出来寻找食物,和煦的柔风,吹拂着山谷的每个角落,迎来了阵阵花香。 只见一个匆匆的身影,“嗖”的一声在树间穿梭,不一会儿便在一个大树树干上停了下来,看着远方的一绝山庄,熟悉的身影后面背着一根用粗布包裹的长棍,长棍发着黑白相间的亮光,并不停地震动着。“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这人淡淡说道,说完便向一绝山庄飞去。 一绝山庄内,巡捕房统领暮晴受命负责调查绝情谷灭门案件已经一个多月了,尚未找到凶手的她,正愁眉苦脸地准备去还未调查的最后一处地方寻找线索,那就是被烧毁的藏经阁。山庄内各处房屋均有被烧毁的痕迹,唯独藏经阁被烧得十分的彻底,偌大的藏书楼被熊熊烈火烧得片甲不留,一干二净,在暮晴看来是件很蹊跷的事情,于是她就独自一人前往藏经阁。 穿过了几条羊肠小道,暮晴来到了藏经阁前,只见藏经阁前面有两个巡捕房的捕头正在看守。巡捕房的捕快看到暮晴走来,便上前恭敬行礼道:“暮统领。”暮晴看着藏经阁内的情况,一切都是十分的糟糕,皱着眉头:“没有人进去过吧?”其中一捕快回道:“回禀统领,龙霸四野大当家龙腾今早就进入藏经阁。”暮晴有点意外:“不是让你们看守好这个地方吗?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进入。”另一捕快上前道:“龙腾说是夏城主让他过来协助您调查的,所以我们拦不了。”暮晴想了想,感觉有点不对劲,独自一人走进了藏经阁。 烧毁的藏经阁,破烂不堪,到处都是灰烬飘絮,散发着阵阵碳味。四周都是被烧黑的木头和木炭,令人大为不适。暮晴来到了正中央,只见龙腾正在小心翼翼地在地上寻找着什么。暮晴静静地走了上去,不悦道:“你来做什么?”龙腾听到声音,转身站了起来,微笑着:“见到我这么不开心?我奉城主之命,前来协助你调查绝情谷灭门惨案。”暮晴有点怀疑地看着龙腾:“可城主却没有向我提起说要让你来协助我调查。”龙腾愣了一下,点点头:“可能是城主临时决定的,你不知情。”暮晴看着龙腾真挚的神情,没有再多问什么。龙腾看着暮晴没有发话,就询问道:“凶手你有眉目了?”暮晴双手抱胸,一把浅蓝色的宝剑紧握在手:“绝情谷弟子三百多号人,倘若一夜之间,无一幸免,但在检查尸体的时候,却发现少了接近一百具。如果这九十几号人没死,时隔一个多月,就应该有所露脸,但是在这附近方圆一百多里内,都未发现绝情谷弟子以及相关尸首。还有杀人者在现场并没有留下一具尸首,这是疑点之一。绝情谷掌门失踪,这是疑点二。在现场发现有。。。。。。”暮晴从腰间拿出了一块浅白色的龙纹玉佩,对着龙腾说:“龙纹玉佩一直都是你随身携带的,在案发现场我找到了它。你能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吗?难不成你是来找这块玉佩?”龙腾看了看暮晴手上的玉佩,又摸了摸腰间,一脸茫然:“我的玉佩怎么会在你手里?”暮晴看着龙腾十分惊讶的神情,有点疑惑。龙腾有点着急,看着暮晴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着急道:“难不成你怀疑这事情是我做的?单凭一块玉佩?”暮晴自己心里知道,单凭手里的一块玉佩是不足以定一个人的罪,暮晴晃了晃玉佩,淡淡道:“有什么证据,能让你摆脱嫌疑吗?”龙腾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和绝情谷未曾来往,更无仇恨纠葛,我没有杀人的动机。显然这是有人故意栽赃嫁祸给我的。至于你手上的玉佩,我敢肯定一定是假的。”暮晴看着龙腾举止十分慌乱,她知道龙腾一直是个忠厚老实的人,从不撒谎骗人。 而此时龙腾走上前来,伸过手来,一脸无奈说道:“来,玉佩给我,我给你指出这块玉佩哪里是假的。”暮晴心里放下了之前的戒备,显然龙腾说的并不无道理,于是就顺手将玉佩递给了龙腾。龙腾刚接过玉佩,瞬间将手一挥,一条白色的粉状弧线在暮晴和龙腾之间撒开了,暮晴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满满的杀气和敌意,冒无防备的她吸入了不少粉尘样的不明物品,一个轻舞后退到一旁。只见龙腾一脸奸邪地笑着,暮晴沉着气息,冷冷道:“你是何人,为何易容龙腾?”只见眼前的假龙腾一脸意外:“易容龙腾?暮晴,我就是龙腾,何须易容?”暮晴冷眼看着眼前的假龙腾,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坚决地肯定眼前的这位不是真龙腾。心里想着的龙腾,和她在一起,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但眼前的这位却没有这种感觉,倘若人会变得邪恶,眼前的这位是真的龙腾,他所犯下了这桩灭门惨案,身为朝廷法纲的践行者,她也一定要将龙腾绳之以法。 一阵寒风凛冽,起舞的尘屑,飘零在空气中,心无杂念的暮晴,飞快地拔起了手上的宝剑向眼前的龙腾飞杀过来,龙腾反应也很快,拔出了龙虹炎刀抵御暮晴宝剑的阵阵寒冷的剑气。两人纠杀在一起,不分上下,随处可见的道道剑气疤痕爬满了废墟上下。龙腾被暮晴的一道剑气捕杀而至,用龙虹炎刀使出了一招龙游天下相迎,两道迅猛的气浪在大厅中央炸开了一个巨大的大窟窿。龙腾被这股气浪弹至一旁,站稳了脚跟,而暮晴被这股气浪冲击到了身后的烧毁木桩上,摔断了几根木桩,弹飞数十米之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坚强的她立刻用宝剑撑住了自己站了起来。龙腾看着暮晴依靠宝剑站了起来,很是敬服:“冰魄凤剑(冰魄凤剑:梦想大陆神兵排行榜第九位,和龙虹炎刀并列,两者并称闻名于梦想大陆的情侣刀剑。剑体透蓝双刃,萃以千年玄冰而成,柄身乃是南极疆域的冰凤硬羽所制。寒凌四溢,灵动神威,令人心生胆寒。)果然是把好剑,居然能承受得住我的七成内力所制造出来的威力。”暮晴左手捂着胸口,已经吐了几口鲜血的她忽然感觉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依靠在旁边倒下的木桩旁,瞬间她想到了刚刚中了眼前的龙腾的白色药粉,想必就是软筋散吧,没想到他居然有备而来,看来这一战,是难逃生死了。 只见龙腾运力于龙虹炎刀,使得原本金黄色的龙刀瞬间更加耀眼璀璨,暮晴知道,龙腾已经出全力了,打算给自己最后的致命一击。而自己却因为刚刚的运气使得软筋散已经布满了全身上下,丝毫使不劲的她努力尝试着运气准备防御。只听得一声巨吼,暮晴看见龙腾向这里飞来,杀气逼人,气场压抑的龙虹炎刀,倾注了十成内力向暮晴掩杀而来。从未感到害怕的暮晴,此时冷汗淋漓,恐惧内有心生,死亡的气息向暮晴扑面而来,暮晴双眼瞪得大大的。 而此时一股强大的气息在龙腾和暮晴之间扑了进来,在龙腾正要砍向暮晴的瞬间,一阵巨大的内力气息抵挡住了龙腾砍杀过来的龙虹炎刀。龙腾仔细一看来者,通过那一把不知名的武器,看到了那一双冷静稳重的双眼,这也使得龙腾微微一颤,在两把武器相互接壤的同时,两股内力也在相互冲撞,只见得一串串神秘的字符从来着武器边上飘了起来,掸落在了龙腾和龙虹炎刀身上,瞬间令龙腾感觉自己大为不适,龙腾尝试着退回,但来者毫不退让,挥舞着长棍般的武器,一连串字符夹杂着一阵阵内力冲击浪向龙腾冲杀而来,龙腾只能用龙虹炎刀抵挡,掸落在龙腾和龙虹炎刀身上的字符慢慢消失,伴随着龙腾身上一阵阵黑气倾冒而出。来者站在暮晴跟前,暮晴很是好奇地看着他。而龙腾避开了所有的攻击,定睛一看,只见那宛如战甲和面具的黑气远离了自己,暴露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只见来者,正是古风,微微笑道:“天魔宗五大护法之一,排行第三位的狂魔狱天,绝情谷灭门案的幕后真凶。”原来是狱天在尸魔画皮的帮助下易容成龙腾。狱天看着来者,手持一把审判棍(审判棍:梦想大陆神兵排行榜第八位,相传是太乙真人利用金刚陨铁打造而成,为了增强驱魔镇邪,斩妖除魔的能力,便将七七四十九道灵符融入其中。棍体两米,棍身浮游灵符字诀,黑白相间于上下,可祛除百魔,荡涤邪灵。),一脸震惊,心里想:“好一把审判棍,与之交战,百害无一利。来者不善,此地不宜久留。”狱天手持魔幻龙刀(魔幻龙刀:幽冥界神兵排行榜第四位。流言在西方世界,勇猛正义的战士为了能屠杀残害人民的恶龙,跨上战马,挥舞宝刀,孤军奋战恶龙。之后恶龙被斩杀,鲜血溅满了战士全身,邪恶的血液感染了的战士,玷污了正义的宝刀,幻化为魔幻龙刀。刀体五尺有余,通体幽暗阴冷,嗜血吐魂,所向披靡。),退了几步,一阵黑气包绕之后,渐渐散开了,消失在了古风和暮晴面前。 古风看到狱天远去,没有再追,转身看到了暮晴正昏昏沉沉,正要上前搀扶,被暮晴回绝:“不要靠近我。”古风愣了一愣,恭敬道:“在下古风,奉城主之命,协助暮晴暮统领调查绝情谷灭门案,想必你就是暮晴了吧?”暮晴倚着冰魄凤剑,退后了几步,一脸怀疑地看着古风:“你为何知道刚刚那人的身份,还有你凭什么肯定他就是灭门案的幕后真凶。”古风被这么一问,有点说出话来,天机子在他临走之前有说过秘密行事,他不能说是狐美人小蝶将这个事情告诉他的,也不能说出自己是日月岛天机子的首席大徒弟。暮晴看出古风的迟疑,很是怀疑他的来历和身份,本想再多加询问,岂料双眼一阵眩晕,向前晕倒过去。古风见状,赶忙上前抱住了暮晴,暮晴软绵绵地瘫倒在了古风怀里。 话分两路,且说北漠城内,奠旗飘零。城府之内,叶柒正接过报信传令兵捎来的毒耶罗的书信。叶柒小心翼翼打开了,取出书信细读,众人静待其旁。叶柒看完书信,眉头紧锁。天晟看着叶柒一脸心事重重,赶忙上前询问道:“大哥,毒耶罗在书信里都说了什么?”叶柒平静道:“五毒教教主毒耶罗说马浚马真水去找他,以重金企图买通他,让他结合苍狼,蛮熊,猎鹰等部落,在他们教徒的引路下进攻蛮王山城。”天晟等众人听完面面相觑,各下议论起来。天晟上前道:“倘若五毒教结合几个鸣沙部落,想要找到蛮王山城并不是难事啊。大哥,那我们该怎么办?”叶柒微微笑道:“不慌,毒耶罗已经被少主买通了,倘若毒耶罗要帮助马真水夺取蛮王山城的话,就不会捎来书信通知我们了。”天晟等人听完纷纷点头赞同叶柒的话。 叶柒让天晟拿来鸣沙地图,看着鸣沙地图的叶柒,凝眉沉思,不一会儿,露出了自信的微笑,指着地图中的一处和众人说道:“鸣沙洲四处黄沙漫天,极易迷失方向,马浚的数十万大军要想在鸣沙洲顺利进军并且完成任务的话,必须采用速战速决的方式。但是,从飞雪堡到蛮王山城的行军至少也要一天,加上沙尘暴等不可预见的因素在内,至少也要两天才能到达蛮王山城,其中在鸣沙洲内,必定需要露宿和停下来补充食物和水源,漫漫鸣沙除了靠近飞雪堡的“龙脉”之外,还有一处是在鸣沙腹地的绿洲河可以找到水源和食物。绿洲河是条时令河,水浅缓稳,贯穿在鸣沙腹地的中央。在这里整休之后再进军蛮王山城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天晟听完连忙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别让毒耶罗将马浚带到绿洲河,引入到其他我们埋伏的地方。”叶柒听完天晟的话,摇摇头:“你说的那个计策,我认为不妥。马浚必定在去蛮王山城之前,一定会彻底考察鸣沙洲的。倘若你让毒耶罗带着马浚等人进入我们的埋伏圈,很容易会让马浚起疑心,让敌人有所防备,导致毒耶罗身陷困境。”天晟等人听完连连点头。叶柒微笑道:“我们可以让毒耶罗配合我们演戏,来个里应外合,前后包抄的计策,依靠我们鸣沙砂驼还有大漠战车的配合,一鼓作气消灭掉马浚这数十万军马。”随后叶柒和部将们正在秘密谋划计策,叶柒也亲自书信一封让人捎去给毒耶罗。 翌日(第二天的意思),晴空万里,万里无云。马浚检阅着军马,只见士兵们个个雄纠纠气昂昂,披坚执锐,振奋精神,而唯独没有见到长生,原来在黎明时分,马浚就将部队分出一小支队伍给长生,长生领着密令,提前出发了。马浚亲自带着军马,在毒耶罗教徒的指引下,迅速进入了漫漫大漠。数十万军队在鸣沙洲内翻越,将士们汗如雨下,越过了长长沙丘,时至傍晚时分,夜幕渐临,个个早已是精疲力竭。而此时毒耶罗教徒领着马浚等人来到了绿洲河,只见绿洲河波光粼粼,微风荡漾。马浚吩咐将士们下马安营扎寨,只见士兵们听到要在这个地方,休息个个都放松了下来,有的解下了战衣,有的宰杀了老马,有的去绿洲河去捕鱼,大家忙的不可开交,谁都不知道,叶柒早已安排了人马,在不远处伺机待发,等待时机。 在河里戏水的士兵,互相打闹着。其中一士兵,站在河边,只听得不远处隐隐约约轰轰隆隆的声音向这里传来,他立刻站起身来,眺望远方,不一会儿便看见人山人海,一大批蛮王军正声势浩荡,杀气腾腾地向这里奔杀过来。几个士兵连忙上了岸向,跑去向马浚报告此事。 望见远方漫漫黄沙,狼烟四起。叶柒带着自己的大部队,从隐藏在沙丘之下站了起来,他知道是他安排的蛮王山城内的大军正在向这里杀来了,自己要配合他们,前后夹击,就可以消灭掉马浚这支精疲力尽的士兵了。于是他跨上了战马,挥舞着长枪,一声令下的他,领着本部的三万人马,冲向了马浚的军营。 “报,马将军,鸣沙腹地方向,发现大批军马正向这里杀来。”刚刚那位在河边戏水的士兵进入军帐报道。而此时另一士兵也进入帐内:“报告马将军,北漠城方向可望见大批军马正向这里杀来。”马浚听完,带着部将们走出了军帐,只见震耳欲聋的喊叫声,正从这边扑杀过来。马浚不慌不忙,跨上了邬跷马,指挥各将士准备备战。 叶柒领着军马一个劲地冲到了马浚军帐前,只见马浚领着大军,十分有序地列着队伍,正准备迎战叶柒。叶柒看着马浚自信的笑脸,又看了看其身后的大军,个个军容整洁,振奋高昂。又眺望看了看已经赶到的,在绿洲河另一边的蛮王山城的大军。此时的马浚正处于前后夹击,为何马浚还笑得出呢?叶柒一脸疑惑,不晓得马浚是哪里来的自信。 叶柒骑着战马,走了上前,对着马浚喊道:“马真水,你现在已经是腹背受敌,还不速速投降。”黄沙四起,凌风微微,马浚亦勒马上前:“叶柒,我最后奉劝你一句,速速撤出北漠城,回到蛮王山,城主将不计前嫌,从轻发落。”叶柒听完,哈哈哈大笑:“可笑,马浚,你现在就是瓮中鳖,还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准备受死吧。”叶柒说完话,进攻的号角吹响整个鸣沙洲,本部人马和绿洲河沿岸的士兵一声令下,全力进攻。绿洲河另一边的蛮王军马全速前进,踏进了绿洲河,而此时一幕令叶柒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惨叫声,呐喊声瞬间掩盖了进攻的号角声。。。。。。 夕阳的余晖,斜射进温馨的书房内,而此时的相国王翰林正在伏案书字,苍劲有力的字体勾勒出其自身刚正不阿,大公无私的品性。忽然,一阵寒风吹拂而过,带来阵阵凉意,肆意的寒风吹卷了宣纸,吹落了笔架上的毛笔。几缕黑气在王翰林身后汇合在一块,渐渐的,一个人影出现了,来者婀娜多姿,妖娆倾城,丰满迷人,这人正是在树林里秒杀“铁军”的女子。王翰林一脸淡然地写着字,慢慢说道:“你打扰我写字了,蛊姬(毒娘子蛊姬,天魔宗五大护法之一,排行第四位。擅长用毒,行蛊。被称为天魔宗的“月琉璃”。)。”蛊姬上前对王翰林恭敬道:“属下无意冒犯,还请长老责罚。”王翰林慢悠悠地写完了字,捋捋长须问道:“有什么事情吗?”蛊姬恭敬行礼道:“毒耶罗放弃了与我们的合作,他要帮助马浚灭掉叶柒。”王翰林听完,淡淡道:“毒耶罗向来是墙头草,两边倒。他会临阵倒戈,帮助马浚,在我的意料之中。反正我们这次也捞到了不少好处,他爱怎么样,随他去。”蛊姬听完默然点了点头。“听狱天说审判棍出现了,看来狐美人小蝶已经将我们的一切透露出去了,今后行事,可要多加小心了。”王翰林皱着眉,看着书字,有点不悦说道。“审判棍是三十年游方术士陈童的武器,谣言他已经隐退了,难不成他又重现江湖了?”蛊姬亦皱着眉说道。王翰林叹了口气,说道:“狐美人这个叛徒,不可留,务必要尽早找出她藏身的地方,一旦发现,格杀勿论。”蛊姬点了点头,领命退了下去。 -------------------------未完待续[害羞]

  • 梦回浅夏、

    头像
    一品司马 3

    1楼 发表于 7天前 举报

    [可怜]由于小黛最近工作上面蛮忙滴,没有及时更新小说和回复小伙伴的问题,在这里表示抱歉哈。

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登录 | 注册
快捷回复 返回首页 刷新 回到顶部
原因 快捷缘由 

回复

 用户名或密码错误

登录战盟帐号

验证码